TOP

網絡打假要建立共識開展共治

2019年07月24日 10:51    信息來源:http://www.cqn.com.cn/zgzlb/content/2019-07/24/content_7344958.htm

“我們最近舉行了一次圓桌討論,聽取品牌和平臺關于假貨問題的意見。哪個平臺真正致力于打擊假貨并保護消費者?在大多數人看來,無疑是阿里巴巴。”這是美國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副主席道格·柯林斯在近日召開的一個關于知識產權的聽證會上所說的話。夸完阿里巴巴,他順帶對美國平臺提出了批評:“美國同行在這方面遠遠落后,令人震驚。”

如果知道前些年阿里巴巴在包括美國在內的一些國家一直被視為“與假貨有染”的電商而遭嘲諷和疏離,現在卻看到它被當作打假表率,這種180度的態度轉變,也非常“令人震驚”。2016年,阿里巴巴加入國際反假貨聯盟(IACC)時,曾受到一些聯盟成員的抵制,有成員甚至向IACC發郵件威脅稱“要不阿里巴巴走,要不就會出現大規模成員退出潮”。雖然成員退盟事件背后牽扯到復雜的利益關系,但“阿里巴巴平臺出售仿冒商品”這一點被聯盟成員拿來說事,卻是亮在臺面上的理由,阿里巴巴自己也無法否認。如今阿里巴巴洗卻售假污點,實現華麗轉身,其自身的轉變才是最“令人震驚”的事。

自電商興起,假貨就如影相隨。阿里巴巴作為全球電商領軍者,因其平臺過于龐雜、無所不包而“招”來大量假貨,一度被稱為“假貨集散地”。不少人想當然地認為,電商平臺與商家店鋪有著密切的利益關系,對于一些商家的售假行為多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,不會花大成本、下真工夫打假。而在受過假貨之害的消費者和品牌看來,電商與假貨“相輔相成”,幾成“共識”。這種“共識”當然是錯誤的,在實踐上也是非常有害的。阿里巴巴這么多年努力打假,一方面是在維護消費者權益和自身權益,另一方面也是在為自己以及所有電商平臺正名。

事實上,電商平臺為自己“正名”,某種程度上比打假本身還重要,這是必須確立的邏輯起點。美國卡內基梅隆大學一個研究團隊曾歷時5個月做了一項調查,在取得超過60萬名淘寶消費者的購買數據之后,他們得出的計量經濟學分析結果顯示:消費者在淘寶上購買到一個1000元的假貨或劣質商品,會導致其在之后的12周內,在淘寶上消費下降3570元。這個結果跟一般人認為的“低價售假可以為平臺帶來更高的客流量并增加銷售額”的觀點相抵牾。而這也證實了馬云曾經講過的一句話并非虛言:“每賣出一件假貨,阿里巴巴會損失5個客戶。”

搞清了上述市場邏輯,就明白電商與假貨之間并不存在共生關系。對于電商平臺來說,直接銷售并不是其主要目的,真正賺錢的渠道是提供專業服務。贏得越多的消費者認可平臺服務,就能夠賺得更多的利潤。而縱容網店售假只會挫傷消費者的信心和購物積極性,是一種得不償失的短視行為。人們已經看到,個別商家的售假行為影響到的不只是個別商家的經濟利益,更多的是對平臺所造成的難以挽回的負面影響。正基于此,阿里巴巴積極打假,呼吁“像治理酒駕一樣治理假貨”。不僅積極配合監管部門打假,還花費巨額成本、采取各種手段開展打假行動。比如,建立了一支2000人的專業隊伍,與全球180家品牌聯合搭建“電商+權利人”共建體系平臺,組建大數據打假聯盟,利用網絡信息資源繪制大數據打假地圖等。

對于阿里巴巴積極打假的做法,有學者認為,其成效關系到資本市場對這家平臺的信心,而這個信心恰是可以用真金白銀的利益來衡量的。阿里巴巴平臺少一分假貨,資本市場就會回饋相應的信心。或許正是這種利益連帶機制,迫使阿里巴巴去盡心盡力打假治假,并為達此目的,不得不在自掃門前雪的同時,劍指整個中國的制假販假問題——因為不在整個國家層面上解決制假販假問題,阿里巴巴也無法獨善其身。

而要在整個國家層面上解決制假販假問題,就必須在達成上述共識的基礎上,促成一種社會共治的局面。這就意味著阿里巴巴曾倡導構建的“打假共治系統”,要在廣度和深度上進行強化。要廣泛動員各方力量,讓立法、司法、執法、企業、公眾全方位參與到打假治假中來,形成共建、共享、共治的打假格局。

因此,打假共治也需要全球眼光。美國在借鑒阿里巴巴的打假做法,中國也要向其他國家監管部門和企業學習打假經驗。只有各國所有打假力量都聯合起來,形成強大的共治合力,全球電商環境才能得到凈化。

返回
vr赛车官方游戏平台 特区彩票网址 山西11选5开奖结果 3d试机号分析 山西11轩5开奖结果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 北京快3路公交车路线 山西十一选五任五最大遗漏 彩票777游戏 新疆35选7开奖时间 35选7开奖结果2018098 l分快三计划软件下载 500万彩票快乐8 玩秒速时时彩的网站 手机软件有没有可以赚钱的6 今日河南快三走势图 新疆35选7开奖结果查询